回目錄

學 曲 筆 記 第 二 十 七 篇

丹田氣

多年前我聽香港電台重播一個粤曲節目,是訪問新馬師曾先生的,當談到「丹田氣」的時候,他指出;「唱粤曲除了霸腔之外,是不須用丹田氣的。」

這是一個令我頗為吃驚的言論,因為無論我在書本,或從老師方面得來的知識,都說唱歌,甚至說話都一定要用丹田氣,否則便不好聽,而且傷聲。為什麽新馬師曾先生會有如此奇怪的言論呢?真正意思或含意是什麽?我不知道,但我惟有猜想;新馬師曾先生乃一奇才,唱曲根本不需用丹田氣已然雄渾嘹亮,我等凡夫俗子,唱久一點已聲嘶力竭,不用丹田氣却是不行的。

其實,在我學粤曲的數年中,「丹田氣」的運用是令我感到最神袐及最難以掌握的,因為太多不同的說法了。

在一本叫「人聲的奥袐」的書中指出:幾百年來,有関呼吸運氣的討論,曾經有過不少爭議,各家說法不同,有老師強調在吸氣時小腹擴張,亦有老師強調在吸氣時小腹收縮,有人鼓吹只能用嘴吸氣,但也有人堅持只能用鼻子吸氣。該書筆者引述一個實例:在一個講座中,有一位王牌老師認為;「吸氣應好比聞玫瑰花香的感覺」,但另一位王牌老師却表明無法同意,給果引起激烈的辯論。雙方各有論點,用聞玫瑰花香作比喻的說,這可讓學生體會用全心全力享受玟瑰花香的方式來做深呼吸的練習,但反方認為人們聞玫瑰花香方式與習慣各有不同,許多人聞花香的方式是用位置很高、很淺的胸式呼吸,因此用聞玫瑰花香的感覺來代表正確胸腹式呼吸法是誤導的。

該書筆者指出,上述的例子給我們的啟示是;每人感覺不同,對事情的認知亦不同,反應自然會有差異,當我們聽到一個理論,尤其是與人的感覺有関時,除非經過仔细的觀察與嘗試,否則不能貿然地為它做注解。

我想這就是為什麽這麽多人對用丹田氣有不同見解的原因。

其實究竟甚麽是「丹田氣」?唱曲怎樣用「丹田氣」呢?一本叫「青少年學戲曲」的書有如下的詮釋,我個人認為比較中肯及科學:

甚麼是丹田氣呢﹖其實丹田是我國中醫學上一個稱謂,腹部臍下的陰交、氣海、石門、關元四個穴位都別名丹田。在氣功學上也有稱意守部位為丹田的,如臍下的叫下丹田;在心窩的叫中丹田;在兩眉間的叫上丹田。一般演唱呼吸運氣是指腹部臍下大約三寸的地方。肺的擴張與收縮形成呼吸,而腹部堶戛琤輕N沒有存氣的氣囊,怎麼會和腹部聯系在一起呢?其實,所謂的丹田氣並不是指氣是從腹部的丹田處發出的,而是指運氣時必須有腹部肌肉的支撐。這一點和西洋發聲法強調腹部呼吸的原理是相通的。因為氣入胸部而不深入下層,致使橫膈膜與腹肌無能為力,無法保持氣流有規律地吸入與呼出,其音量空虛而不能達遠,音色顯得乏而無力。因此,用橫膈膜配合肋部、腰背與支撐肺部的運氣,是歌唱發聲的首要條件之一。

我亦看過一些有關教人唱歌用氣的書藉,每當提到用「丹田氣」的時侯,大多先教人如何呼吸:

原来平常人多用胸式呼吸的,即吸氣時胸部擴張而呼氣時則胸部收縮,但唱歌的人却須學習用胸腹式呼吸的方法,即是吸氣時,肩膀亦绝不可抬高或有任何緊張的動作,將氣灌入小腹(即氣灌丹田),那時腹部應漲起,而呼氣時腹部應緩緩收缩,讓橫隔膜將肺部的氣慢慢推出來。

以上的呼吸方法其實不難,我想很多曲友都可做到,但問題是我們平時呼吸是「無意識」的動作,我們不會想著如何呼吸,現在却要把呼吸變成「有意識」的規定動作,然後應用到唱曲方面,再將之習慣成「無意識」的動作,便十分困難了。

思菩曲友在寄給我的一份用丹田氣資料中,我發現有一點在我來看来比較少見的練法,就是丹田氣與喉嚨的關係,她說在練習用丹田呼氣時,可以以嗌某一音代替,如「呀」音,但注意嗌時要練到可不需用喉嚨發力,將喉嚨的角色用作是謹維持「呀」音的發出,而力的來源要全來自小腹。這是一個很好的練習,至少給我們一個訊息,喉嚨應如何放鬆。

其實,唱曲要收肚用力,要有口鉗,咬字要準確清楚,即露字,亦有說要像咬牙切齒,但又要放鬆喉嚨,要找共鳴位等等各種各樣的說法,要判斷對錯及理解已是一個問題,將之正確處理及令到互相沒有衝突又是另一個問題,可知用氣運腔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學曲是漫長的的道路,但希望不管多久到達目的地•我們都是朝著正確的方向去行。

鳴謝資料提供:

Kelly ,思菩曲友

阿 立 10/1/2004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