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學 曲 筆 記 第 四 十 篇

 

拍 和 者 言 

自問拍和經驗及技術均淺少,絕無資格就這方面說三道四,惟是局中有些有趣及無奈的事確是發人深省,故很想將我這數年作為粵曲拍和實習生的一些感受,拿出來大家分享。

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次我操完曲回家,剛巧和那唱局的頭架一同乘隧巴過海,他是一位非常資深的老叔父,我見機不可失,便和他搭訕,問了一些關於唱曲及拍和的問題,當年的對話我已記得不太清楚,祇記得我問了一個問題;就是那類唱口對樂師來說是玩得特別辛苦的,他毫不猶疑的說:是那些拍子不準的人。

學習拍和數年,常拿著中胡走過不少唱局,見過很多視叮板如無物的唱口,深深覺得那位老叔父當年的說話確是經驗之談,其實我說的拍子不準,並不是指那些偶有一兩句撞板,或者是唱得時快時慢的人,而是一些根本完全不理拍子,一時喜歡一板三叮兩拍內唱完,一時又喜歡一板卻唱了拍半時值的某些「自由拍」唱曲人仕,有趣的是,他們一直是有用手邊唱邊打拍子的,但問題是手有手打,口有口唱,依樣是亂作一團,令我懷疑究竟是手指揮口還是口指揮手多些呢?真是十分佩服及感謝頭架即時的執生能力,可以令樂曲順利地接下去,使我們做下架的不用操心,面不改容地跟著。看官請勿誤會筆者是在取笑拍子不準的唱口,自己也是過來人,初學時也曾因拍子亂來而弄到成棚音樂停下來,我想指出的是,拍子在操曲時的重要性是無可置疑的,希望大家能放多一點時間在那處, 有時見到很多拍子一塌胡塗的人,一直以來都沒有改善,口熟面熟,我們樂師一見便暗婼K眉頭,確是令人遺憾。

非常抱歉的是;除了拍子之外,有一次遇到一個非常「怪腔」的人仕,也令我玩得十分辛苦,我所說的辛苦,並不是拍和技術上的辛苦,而是忍著不笑的辛苦,師父教落,就算唱口唱得如何如何也絕不能笑出來,這是尊重,但有時真是忍不住,惟有低著頭谷著,玩是玩到亂七八糟的了。

此外,亦有些情况是唱口因不熟曲而收錯了腔,如收「合」變了收「尺」,那便十分麻煩,頭架追腔應否跟著一同錯或是更正過來?滾花還勉強可以跟,但過序便可能接不下去了,真是要考考頭架的功力,一首曲有時真是什麼情形也可發生。

另一件令音樂師傅難頂的情况,就是一局內唱太多相同的曲,我就試過一連玩了七次「錦江詩侶」,確是要命,剛剛教完也不是如此誇張罷?你真是很難對樂師在音樂發揮及曲情表現上有任何期望。

但話得說回來,若果遇到一些高水準的唱口,確是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尤其是唱生曲,他們真能帶領整隊音樂的靈魂,令我這個實習生,很容易便掌握曲中情感、旋律及唱者所特有腔口,每粒音及時值均交代得清清楚楚,唱的投入,玩音樂的亦投入,兩者互相牽引,共同融入音樂的夢境中,一大享受也。

唱口通常遇到的問題,都不外是不熟曲,撞板,走音,長腔不知如何拉,不懂聽鑼鼓,浪白太滋油,跟不上音樂等等,大致都離不開我在「操曲恨」所列的錯誤範圍,其實在我看來,都是小事,但往往唱口都在唱完後,都為先前一些小問題而耿耿於懷,我心想,操曲作用就是找出問題所在,沒有問題才是問題呢!不過,知道自己唱得有缺點還好,有一些水準「一般」的唱口,唱完後便立即上前問我唱得好不好,真是難答,惟有支吾以對。

 阿 立  3/3/2011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