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 曲 筆 記

此欄歡迎投稿,各位曲友如有任何粵曲上的意見或心得,衹要不涉及人身攻擊,請電郵予我;但版主保留刪改及登出的最後決定權。  

前言

記旨在抒發版主曲友個人學曲過程的感受,粵曲藝術深不可測,如有學術性的不足或錯誤,請於 「曲友討論區」指正及賜教。謝謝!

目 錄

筆記

題目

筆者 回應
41 懷念在韻文的日子 阿立  
40 拍和者言 阿立  
39 不復當年情 阿立  
38 新馬師曾與丹田氣 阿立  
37 操曲恨 阿立 回應
36 應否背曲? 阿立  
35 曲詞可以改嗎? 阿藍  
34 簡譜與工尺譜 阿立 回應一

回應二

33 閒話說「滾花  阿立

Ming,大夫, Sam,丫頭,V,Raymond, 講古佬

32 再談粵曲班 阿立 Connie
31 老師的選擇 阿立 YUK! 
30 再談唱曲自戀狂 阿立  
29 冰魂腔 (曲友留言討論)
28 倒板的問題 (曲友留言討論)
27 丹田氣 阿立  
26 除卻巫山不是雲  阿立

Ming,Pecky,

我亦山人,Kelly

25 女校男生 阿立  
24 買唱 阿立

一笑  

23 粵曲班

阿立

 
22 慢板」的疑惑

阿立

大夫, Billy,

孤 舟,Pecky

21 行腔用氣 蕭志炎  
20 唱曲心得 蕭志炎  
19 四談拍子的煩惱

阿立 

蕭志炎, 大夫  ,

一笑

18 粵曲味 (二)

阿立 

 
17 「氣」、還有「力」的問題 一笑   
16 「氣」的問題 一笑   
15 粵曲味 (一) 阿立   
14 學曲心得   一笑  MiMi
13 好聽 阿立  一笑 
12 演出 阿立   
11 再談困難的口白 阿立   
10 粵曲與粵劇 阿立 

 我亦山人

9 三談拍子的煩惱 阿立  
8 阿立   
7 唱曲自戀狂 阿立   
6 平喉子喉的抉擇 阿立   
5 再談拍子的煩惱 阿立   
4 拍子的煩惱 阿立   
3 梆黃工尺譜

阿立

 
2 困難的口白 阿立   
1 滾花的問題 阿立   
 

 

26

除卻巫山不是雲

雖然我正式學粤曲只是三五年間的事,但事實上我是自懂事以來便開始愛聽粤曲的,所以早期老倌的唱腔韻味,仍深深留在我的腦海中,對我不但影響深遠,而且可以說是根深蒂固,粤曲所謂「好聽」的要求,我從未因現今新老倌新唱腔的出現而有所改變,而且反而更加保守。我在「好聽」的一篇筆記中所提出的三大支柱,纯是我個人意見,但我實在覺得,現今老倌,不論香港或國内的,很多在第一及第二大支柱上可以說是無懈可擊,但一到了笫三根支柱--------粤曲味,便相繼落了下來,總是覺得和以前的老倌相差甚遠,我這樣說肯定很多人不以為然,但坦言,我聽粤曲,子喉止於李寶瑩,平喉止於林家聲文千歲,打後的便興趣不大。

究竟近期的老倌出了什麽問題?抑或其實是我出了問題?我是很想知道的,我聽曲很簡单,衹要某人的唱曲令我陶醉,令我悠然神往,或令我感動流淚,便是唱得好,我便叫「好聽」,但從我愛聽粤曲開始至今,可以列入「好聽」名單的老倌,不超過三個。而這份名單,亦是我廿年前訂下的,至今竟然從未修改或增減過。

為什麽呢?是不是正如我前段所說,近代唱家就是少了粤曲味?我在「粤曲味」的文章中曾提出,「粤曲味」是沒有階级的,一個市井之徒與一行内人在曲的「粤曲味」上的評分在份量上是一樣的,而只在欣賞方法或角度上有所不同而已。我只想指出的是,「粤曲味」就是一首曲的靈魂,有了才有生命,我不敢說近代唱家全沒有粤曲味,但我感覺上是不足的,或 甚至可以說,和從前的老倌差別很大。

這個偏見對我而言是不幸的,有時我想,我的審美眼光是否存在著問題呢?抑或現今甚至近十年來的新紮老倌實在叫人失望?究竟現今梨園,有沒有可能再出第二個芳艷芬紅綫女?第二個新馬師曾任劍輝何非凡?

除却巫山不是雲,粤曲在我來看,便好比金庸的武俠小說,看了「神鵰俠侶」,看了「天龍八部」,其他人寫的都不是武侠小說,實在令人無奈。

阿 立 21/11/2003

回應「除卻巫山不是雲」

粵劇曲藝的唱腔在近三十年不能再有新突破是什麼原因?小弟的想法,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殿堂級的音樂家。

從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各種唱腔流派的形成,與當時名音樂家(例如梁以忠、陳文達、盧家熾、崔蔚林、譚伯葉、呂文成、尹自重、王粵生)為各唱曲者拍和度曲有很大關係。藉著這些音樂家的幫助,紅線女、芳艷芬、何非凡、新馬等人三十歲未到便形成自己獨特的唱腔。

現在的唱腔(無論粵劇或曲藝),總是脫離不了薛覺先及梁以忠兩大框架。

Ming 21/11/2003

...................................................

請問梁以忠是一種唱腔嗎? 好像未聽過。

Vincent 22/11/2003

在這裡只能概括的講一講;

梁以忠是粵劇曲藝界十分重要的宗師,梁素琴及梁之絜便是他的女兒。在三十年代,他是著名的玩家及唱家,與各女伶設計唱腔,小明星的星腔便在他的協助下創立。後來新馬,何非凡及陳笑風都吸收了星腔的長處而形成自己的唱腔。白雪仙早年亦曾跟梁以忠學習過一段時間,所以她的發口與梁素琴極為相似。其實現在的唱腔,不論平子喉,或多或少都受到梁以忠的影響。

如有興趣,可聽聽他和他的妻子張玉京對唱的明日又天涯及重溫金粉夢,或他獨唱的花落春歸去。

Ming 24/11/2003

...................................................

極讚成阿立的看法和感受。
但為什麼唱曲的水準會下降呢? (包括一些大佬倌)

PECKY 24/11/2003

...................................................

 

唱曲的水準下降是缺乏苦練和不敢創新,現今的唱腔如倒模一樣, 沒有自己的特色。 

我亦山人  25/11/2003

 

...................................................

在藝術上要成為一代宗師,或個中表表者,我認為需要有天賦、努力、與機緣三者互相配合,缺一不可。對於從事戲曲藝術表演的人來說,聲、色、藝全應是他們的理想境界。 

聲與色,就是天賦。若天生一副好嗓子,加上討好的樣貌和外形,便具備了成功的先決條件。藝,是通過努力學習,不斷鑽研和改進累積而成的。雖云: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但通常是十分耕耘,可能才有一分收穫。因此,學藝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考驗意志和毅力的過程。至於機緣,可以視之為運氣。機緣巧合,有幸遇到了良師益友、知人善任的伯樂、好的合作伙伴...,得到他們的悉心栽培教導、幫助、賞識提攜、給予機會發揮所長,如再幸運點擁有觀眾緣的話,成功就指日可待了。 

在近期眾多的粵劇演員當中,有沒有上面所說的個中表表者呢?我的答案是沒有。不僅沒有,而且,他們給人的觀感和以前的老倌相去甚遠。所以,我不會稱他們為老倌,因為老倌的藝術水準在我心目中幾達成名成家的地步,但他們望塵莫及。問題主要就在於一個「藝」字,他們無論在唱功,或是做功方面都力有不逮,未能及老倌的項背,如何能成名成家呢? 

說到「粵曲味」,照我看應該是粵曲藝術的一部份。不過,它是以一種「可以意會,不可言傳」的特質隱藏於粵曲的演唱技巧中。是故,不是人人可學得來。這亦正是近代粵曲唱家所唱的曲不「好聽」,不耐聽的原因之一。 

至於近代梨園子弟的藝術水平因何會和以前的老倌距離很大?會不會是他們的學習精神不及前輩的專注、堅毅?還是現今這個花花世界太多誘惑與選擇,因而亦太多旁騖?不似以前那些老倌所處的年代,沒有更好的選擇,只好一往無前,反而練得一身好本領。抑或另有其他原因?我不敢罔下判斷,留待有關人等自行探討好了。 

要決定一首粵曲是否「好聽」,我除了要看唱者是否唱得好;音樂是否配合得好外;還有一個更甚的執著,就是要看曲詞是否寫得古雅優美。如果說「粵曲味」是一首曲的靈魂,那麼,優美的曲詞應該是一首曲的主宰,它是決定一首曲「好聽」與否的關鍵。缺少了它,無論唱者唱得如何好,我都不會覺得那首曲「好聽」,並且不想去聽。 

環顧當今梨園,何止伶人新不如舊,撰曲家何嘗不是如此。一自唐滌生離去,楊石渠退隱後,為我鍾愛、讚賞的粵曲曲詞已絶無僅有了,更遑論有超越他們成就的作品面世。這樣看來,似乎我的意見更偏頗,而且選擇也更少。 

其實,我之所以喜愛粵曲,很大程度上是源於唐滌生的曲詞。而「除卻巫山不是雲」,亦正是我對唐滌生作品的懷念,以及對後繼無人的喟歎。

 

                         KELLY 26/11/03

回目錄

25

女校男生

第一天上粤曲班令我最難忘的事,就是發現全班衹有我一個是男性,記得當我戰戰競競行到座位坐下時,還聽到同學們在竊竊私語:「啊,是男人來的呀!」「好啊,好啊,有平喉了。」令我尷尬萬分。其後知道還要 輪著站起身唱曲交功課,更惆倀不已,那時才發現自己一把年紀仍是會害羞的。

為什麼學粤曲總是女多男少的呢?這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因我不覺得喜歡聽粤曲的男性會比女性少,但去學的卻是一面倒女性居多的,這是一個事實。會不會是歌歌舞舞之類的活動,女性總是在學習能力或领悟力上都比男性強,因而有此情况出現?抑或男的因為要忙於工作,無暇花時間在這方面,寧願在家裡休息?我沒作過調查,但我想後者會比較切合香港的實况。

說實話,女校男生的遭遇是頗為不幸的,因為每逢遇到一些須要體力勞動的雜事,例如搬搬抬抬,全班的眼光便不其然射到你的身上,我還要裝作很有風度的搶著去做,稍一遲疑,便有人說:「喂,男人!」

這些都不緊要,最要命的是在一些公眾塲合,例如酒樓宴會之類,各大姐一同高談濶論,旁若無人;那隻穫膚品好,那些男人沒用,又或東家長西家短,如何如何煲湯煑餸等等,不是令我沈悶欲睡,便是使我如坐針氈,尷尬非常,總是覺得路過的或隔離枱的人正在用一種奇怪及似笑非笑的眼光望著我。

話得說回來,若說一點好處也沒有是騙你的,例如大食會,弄食物清潔等雜務,是奉旨免役,付自己一份錢便行,別人演出或生日送禮物,不用我操心,又是只付錢便攪掂。

說到唱曲,男平喉受不受歡迎我始終是存有疑問的,男女有別,有子喉表明有些曲由男平喉唱會比較合適,如「十八相送」,因聽來不用猜那人是梁山伯,但又有些曲子喉不想和男平喉唱的,如「俏潘安之洞房」,謂怕尷尬,更甚者,我曾遇過一個子喉,說明不想和我操曲,因怕丈夫聽了會吃醋,真令我啼笑皆非。

男仕們,决定學曲前要三思!

阿 立 12/10/2003

回目錄

24

買唱

我在此欗寫學曲筆記以來,相信今次是最難下筆的了,因極有機會會得罪一些學粵曲的朋友或同學,但此事實積藏於心內太久了,沒有辨法不宣泄一下自己的個人感受。

何謂「買唱」?顧名思義,就是自己出錢唱曲。

是有两種情况的,一是為了操曲,二是為了演出。眾所週知,現今操曲當然要付鈔,那有這麽便宜的事,音樂師傅閒來為你伴奏不成? (不過,聽前輩說,很久以前確實是不用錢的。)但我今天所針對的問題,是指第二種情况。

究竟「買演出」對不對?記得在我未學粵曲之前,看過一些水準十分低劣的粵曲演出,當時身旁的觀眾耳語:「算啦,他們要俾錢唱架,别要求太高啦!」我聽後是十分驚諤與難過的,驚諤者;乃估不到想上台唱曲竟然會有此規距,而難過者;乃唱粤曲的地位竟然是如此低下。

演出者為什麽要付鈔給人讓我在台下欣賞,而不是我付鈔看他們演出?其實答案很簡單,你不是大老倌,不是這樣就沒有人看,但這是不是代表「買演出」是一個正確的行為?學曲以來,這個結一直在我心中纏繞,怕當有一天,若有人叫我拿錢出來在某地演出,我該抱什麽態度?答應還是不答應?

我的結在我而言衹是一個很大的心理關口,總是覺得有些「不妥」,而這「不妥」是源於心內的一點兒自尊心,一些做人原則。

其實「買演出」根本是一件十分普遍的事,很多人希望有出台經驗,但苦於沒有機會,若用錢可買機會,何樂不為?因總不能不用付塲租師傳人工等什費的。但我個人意見認為,「買演出」對不對是繫於自己對演出的態度,是不是為了學習?是不是為了爭取出台經驗?抑或純為了出風頭?為了出名?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我看見過不少學曲的人演出频频,說話總離不開有關的話題,亦見過很多唱得非常好的曲友,默默耕耘;對「買演出」絲毫不感興趣。

我很尊重每人自己的做人原則,衹要不傷害别人,便很難說所謂對與不對,但學粤曲所應抱的態度,或學粤曲的真正目的,應是十分明確的。我曾說過,每人都對自己的唱曲情有獨鐘 (請參看 唱曲自戀狂 ),台下幾下掌聲及一些「好朋友」的「美言」,便沾沾自喜,以為唱粤曲不外如是,聽不進一些忠言,結果泥足深陷,做成我們常看到一些水準低劣的粵曲演出的原因,我認為「買演出」本身沒有錯•但買家應小心衡量,看清事實,三思而後行,不要不自量力,那麽,粤曲在香港才可重新穩定發展,踏上正途。

阿 立 18/8/2003

 

回應「買唱」

我相信每一樣事物都有正反兩方面。 

如果可以有多些粵曲演唱會,姑勿論「買唱」與否,其實也不一定是壞事;起碼可以証明,粵曲仍然是受歡迎的。 

我同意有些「買唱」的演出水準確實一般,有可能令一些對粵曲沒有認識的人士有所誤解;但不要忘記,到場的聽眾其實大多數都是演唱會常客,大都心中有數。 

我記得董驃叔曾經說過:不論唱者的水準如何,在演唱會內存心欣賞而又真正識得欣賞的人,其實不多。我亦有同感。 

不過,只要有更多的人參與和擁護,始終是一件好事。 

一笑    31/8/2003

回目錄

23

粵曲班

我自己曾去過不少曲社或中心舉辨的粵曲班,發覺教學方式雖是大同少異,但有些地方是需要拿出來談談的,不過我想强調的是,我無意對任何老師的教學方式作出批評,祇是想說出我的一些個人感受及經驗而已。

我想各曲友都知道,粵曲班上堂的程序,是先派曲,由老師教導或示範怎樣怎樣唱,同學便回家狂練,再於下一堂唱出來給老師聽及糾正錯誤。當然上堂時會有嗌聲,加插老師教怎樣練氣用氣,練聲用聲,和一些粵曲理論等等。

我想很少同學會有不同的經歷,應大致上是如此。

但老師怎樣教新曲的呢?我是見過有两種情况的,一是逐句逐句教,一邊示範一邊教此一句應如何拉腔,何處吸氣,及詳細介詔曲式等等。

另一種方法是示範一或數次,同學錄了音回家練,於下一堂時問問題,唱給老師聽及再指導糾正錯誤。

两種方式那個好見仁見智,有些初學者比較喜歡前者,因可以理解了才練,但有些師兄師姐會覺得十分沉悶,因老師是會花上很多時間的。他們大多喜歡後者,因除非很特別的曲,無需重覆一些已知的東西,不如將時間放在複曲方面。

我個人意見認為,各有各的好處,沒有所謂,但我反而覺得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就是複曲的形式。

亦是有两種情况的,一是全班合唱數次,偶然抽取曲中某段,再抽某子喉平喉起身唱,老師從中指導糾正。一是逐個起身獨唱,再由老師指正唱法。

其實我所想帶出一個上粵曲班的問題是:你究竟有沒有機會獨唱給老師聽?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究竟有好還是沒有好?這關乎你學曲的態度,很簡單,我曾試過於上堂時重覆合唱一首曲多次,老師衹中間說幾句,跟著便夠鐘落堂,可算沉悶已至極點。我又試過因準備不足,於起身獨唱時一塌胡塗而遭老師責備,顏面無全。

你喜歡或適應何種複曲的形式由自己决定,我不便批評那種好,合唱式的沒有做功課也可胡混了事,適合大忙人,或於上粵曲班衹為玩玩的人氏。

但我個人是喜歡獨唱式的,因有機會於堂上一展歌喉,一來可克服害羞的心理,二來老師可很容易找出你唱曲的錯誤,合唱便不行,而且有一點更重要的是,你怎樣忙也會强迫自己抽時間做功課,因怕會出醜。

我認為,合唱衹是練習唱曲的過程,在堂上不停唱,倒不如於家中對著錄音機唱,但有音樂師傅及老師在旁聽你獨唱卻完全是两回事,一些細微的錯失老師也可即時聽出來糾正。但現實環境是,究竟有沒有時間容許逐一逐一唱?這就涉及時間分配及重點放置的問題,我覺得是可以做得到的。

 

阿 立 17/7/2003 晚

回目錄

22

「慢板」的疑惑

在我學曲的過程中,粵曲中的曲牌,是最令我感到莫名其妙及驚奇的。

甚洵O「慢板」?初接觸粵曲時,做夢也想不到會被一個這玲眾瞏妓L的問題難倒,尤其是自己恃著樂理八級程度,對粵曲的音樂體系,表面上雖說虛心學習,骨子媯蛫磟O有些輕視的。對於這個問題,稍微覺得侮辱了我的智慧。

「哦,慢板嘛,當然是唱慢些喇,你沒聽過人說嘆慢板嗎?中板就快少少,快板最快,都是一樣道理。」

「那洹痐云O、快慢板呢?」

「................」

粵曲其實說難不難,因唱法很自由,但說易又易不到那裡,因她有著一些奇怪的傳s,令人摸不著頭腦。甚洵O「慢板」?甚洵O「中板」?甚洵O「快板」?我們若果衹單憑字面去解釋,那便被誤導了。

原來這些都不是表示該段曲的節奏速度,而祇是一個曲牌名稱,代表著一個格式,不同的曲牌,有不同的格式,而且就算是中板反線中板乙反中板竟然各自都有不同的起式,唱法亦各異。

想到這裹,我又不禁問,既然和節奏速度無關,那又為什麼叫「慢板」、「中板」、「快板」呢?不如叫「單王」、「三流」等不是更令人容易明白嗎?這真是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我想到;「慢板」、「中板」、「快板」是不是真的和節奏速度無關?但似乎又不盡然。「慢板」一板三叮,「中板」一板一叮,「快板」是流水板,又似乎和節奏有關,「慢板」、「中板」的節奏速度不說,但「快板」卻真是快的;那纔要命!

粵曲源遠流長,經過不少演變,很多名稱我相信已不可稽考,我個人意見認為,前人初創造快、中、慢板這幾個曲牌名稱時,碓實是和節奏速度有關的,但隨著曲式的演變改良,已逐漸和先前的原意脫離,以致有「快慢板」、「快中板」的奇怪名稱出現,亦誤導了一些後學。

但我認為既然傳s下來是如此,實不必在這方面作不必要的糾纏,我學粵曲時,早已預備接收一些與西方音樂理論截然不同的東西,唱粵曲能令自己開心,在我來說,已然十分足夠。

阿立 22/5/2003 午

 

曲友回應


粵曲組織分成三個体系: 板腔系、曲牌系、和民謳系, 曲牌是小曲和牌子,民謳是所有的民間說唱。

梆簧是板腔体系的二種,基本上不應叫作曲牌。曲牌的意義是很清楚的,一是文學上的元曲;每一曲都是以曲牌填詞而成,元的曲牌源自宋的詞牌。

另一是如今指從昆曲演變到戲曲的曲牌,也叫做牌子,在粵曲中如"陰告","困谷口","一碇金",”排歌”之類。梆子同二黃都不應稱是曲牌,如不喜歡体系兩字,叫曲種亦還可以。慢板應該是指節拍的速度,今人多以慢板為梆子或士工慢板的簡稱,但慢板也可以是二王慢板。戀彈慢板,所以如今的用法是有一些欠缺的。

從前梆王分家,一首曲全是梆子或全是二王,曲中只要寫上首板、慢板、中板、快板、花等便可以大家明白。後來梆王合併後,這個問題便變得複雜了。因為後來唱慢速度者多喜歡梆子,慢板便漸漸成了梆子慢板的代名詞,而二王慢板便很少應用了,但從學術上去看,不能說慢板是一個体系或曲種,應是梆子慢板。

中板又有其他歷史,原來的全名是什麼我便不知道了,在中板是節拍速度,但亦歸屬梆子板腔体系,這便要說說梆子体系的成因了。梆子應不應該包括中板、戀彈等不同句格,亦有學者保持不同的見解,認為中板不應孰于梆子之系。

大夫

版主按:
我所寫的筆記只是有感而發,自己才疏學淺,若有錯誤,實有賴各位曲友指正。閣下對粵曲結構的認識,實令我佩服不己,我不知稱慢板為「曲牌」是否有錯,因為這名稱是從書本得來的,但當然書本未必一定對,就讓我再参考更多的書籍吧!其實粵曲內的學問,有不少是很有爭議性的,是不是因為缺少一本大家都認為有權威性的書本呢?

阿立

...................................................

以我的理解,凡是梆黃中用一板三叮板式唱出的便叫做慢板,不用有甚麼疑惑, 唱快一點的慢板便叫做快慢板,這也不是甚麼古怪名稱。 不過也可能是我本人才疏學淺,胡言亂道,因為我也不知道,曲牌中有快板這東西,請問快板是甚麼?

Billy  28/11/2003

 

請勿客氣,還請多多指教。
我的疑惑是,「慢板」中的「慢」字,是否顧名思義,有慢的含義呢?若有的話,「快慢板」便很奇怪及矛盾了。
你說得對,在板腔體系堙A我看不到有「快板」這個板式,但在曲譜中我見過不只一次,我想是快中板之誤。

阿立  28/11/2003 

 

慢板的慢字,我想是指它是相對於中板,流水板及散板而言,以正常唱曲速度,唱慢板的時候,從第一個強拍(板)到第二個強拍(板)所用的時間會比中板或其他板式的第一個強拍(板)到第二個強拍(板)所用的時間為長,所以稱之為慢板。快慢板的快字只是提醒樂師或唱曲者,此段曲詞應以快的速度唱出,既然唱的速度快了,所以原有的鑼鼓點及板面便不適用了,所以另作一個快慢板專用的鑼鼓點及板面,正如快中板一樣。
很高興有人可以有興趣跟我談談有關粵曲的理論結構問題。

Billy  28/11/2003 

...................................................

“慢板 ”只 是一 個 格 式 ﹐ 並 不 是 速 度 。唱 “慢板 ”的 速 度 隨 劇 /曲 本 之 型 式 而 定 ﹐ 武 場 中 的 “慢板 ”就 比 文 場 “慢板 ”快 多 多 。

  孤 舟   29/11/2003 

讚成孤舟的說法
正如跳舞一樣,快三和慢三都是三步, 快與慢只是決定在音樂上或舞者上

 Pecky  29/11/2003

 

若果說「慢板」中的「慢」字,完全沒有「慢」的含義,我是比較難以接受的,因為此名稱沿用已久,從来沒有人覺得不妥,初用的時候,大家沒有理由不知道「慢板」字面的含義,而且還有「中板」一同作比較,就更加突出了快慢之分了。問題是「慢」應作何理解, 我個人是比較同意 Billy 的說法,「慢板」其中一個要義,就是表示一板三叮的慢板板式,「中板」表示一板一叮的中板板式。「快慢板」就表示將一板三叮的慢板板式加快而已,所以,「慢板」中的「慢」字,包含了板式格式,亦包含一板三叮慢的含義。
我動筆寫「慢板的疑惑」的原因,是由於我曾經就「慢板是否等如慢速」這個問題問過兩位十分資深的前輩,但吃驚地竟然得出了兩個完全相反的答案,這使我深深相信,粤曲理論並不是我想像的那麽簡單。
我在「慢板的疑惑」的一篇筆記中有很多謬誤,十分抱歉,幸得各曲友指正,例如 Billy 君提出「快板」的疑問,使我可以發現自己的錯處,亦有大夫兄詮釋関於「曲牌」名稱及「梆簧」的理解,令我得益不少,謹此致謝。

阿立  29/11/2003 

 

回目錄

21

行腔用氣(曲友來函轉錄)

"行腔"是指在唱的過程中利用唱詞和曲牌,去表達人物的喜,,怒,悲,羞,厭,驚,愛,惡。怎样才可以唱得腔口圓滑,感情飽滿,別人聽來順耳,自已聽來接受呢!這是需要過一叚長時期的練唱和浸淫。粵曲就是這样的,急也急不來。

但自已肯去研究,路途就可以走短一些。比如一叚曲人家唱來流暢自然,自已縱然是唱啱叮板,也好像欠了圓順,似是未夠未夠的。在這個時候,就得要留意人家的吞吐功夫了。呼吸位掌握得好,唱來就会格外的順,感情就隨着会出來。

其實唱粵曲的呼吸也是自然的吐納而已,不要說得太過神秘,祇是我們要懂得在唱的過程中,用更多空閒時間去吸氣和養氣。如果能頜略這點,在一定的基楚上唱來必然會得心應手矣。

蕭志炎 21/1/2003 

你所說人的喜,嗔,怒,悲,羞,厭,驚,愛,惡;真是包羅一個唱家或演員所須的基本感情,需知練來不易,行腔用氣,我想亦是一門學問,但我覺得每人須於唱曲時,是有一種意識去嘗試把曲唱好,正如你所說;自已肯去研究才行,簡單來說,唱曲須用腦,我感覺上很多人都似乎欠缺。

阿立

回目錄 

20

唱曲心得(曲友來函轉錄)

讓我也來談談唱粵曲的幾個問題。如何可以唱好粵曲,相信這是一個眾人都認為是"各師各法","眾說紛紜"的老問題。在下績多年唱曲心得,歸結了前輩的唱曲特點,得出了一點經驗,願與大家粵曲愛好者去硑究,探討。

苐一,先說'天份'這個問題:所謂天份者,是人的內在基因,(音樂細胞是每一個人都或多或都会有的)多了它當然会是事半功倍,但也不是絕對的,假如你不加練習又怎会做到最好呢!所以,正確的鍛練方法是最好不過的。

第二,初學唱粵曲,是需要對粵曲有濃厚的興趣,及有鍥而不捨的学習精神。学粵曲最難是入門時,當唱得不好時,会是最容易放棄的。但當你認識粵曲越深,(也就是開始唱得好一點)就会對它越是難捨難離了。

第三點,在下以為,"未学唱先学聽",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試想如果我們聽曲不能分出曲的優劣,那一句拉腔拉得很圓滑,那一句尚有不足地方,誤把劣為優。到我們真正埋音樂唱的時候,又怎会唱得好呢!

其次是初学者要選澤性的多聽,選合乎自已歌路的去聽,切不可戴着耳機聽去跟唱,這是最容易会反腔。
如果初学者叮板不穩者,可以在聽人唱時打着拍子跟随,也可以自已用數白欖去練習。程度較高者,則可用中板去練習叮板的穩定性。如果綫口不咬絃,那就得要用較長時間去糾正。除了叫声外,也可試用長句滚花,木魚,清歌去練的。
假如是唱曲有不露字的毛病,可多讀唸詩白或整篇文章去讀念。

要練習靈活的口嵌,問字攞腔,我們不彷去多唱南音,二王和慢板,它對于練習偷氣,換氣也是相關的。(因它腔口比較覆雜而多變化)唱好滚花,中板,南音,二王,慢板等,也就是為有"粵曲味"而鋪好了平坦的大道矣。

以上是個人積多年的唱曲體会的個人意見,隨筆亂填,不是之處,請多包涵指正。

蕭志炎 9/1/2003  

 

版主按:看到蕭兄的唱曲心得,實感欣慰萬分,要知經驗之談得來不易,難得閣下能撥冗賜教,實各曲友之福也,亦正正達到我建立此網頁的目的及期望。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粵曲藝術實深不可測,我現在才深深感受到,希望蕭兄能繼續支持。

回目錄

19

四談拍子的煩惱

最近看港台電視節目「回到夢工場」之伶王傳奇,是談新馬師曾先生的,其中訪問吳仟峰先生時,他說新馬師曾先生曾對他說過:唱曲千萬不要被「板」管死。

這是一個令我十分震驚的言論。

回憶多年前我在一間音樂專科學校習指揮,當時的老師對我們說;世界上自古以來所有地方的音樂,無論怎樣五花百門,但從來沒有一種音樂是沒有拍子的。我聽罷雖然覺得有些武斷,但基本上卻是很同意拍子是音樂的靈魂,是一個怎樣也不可缺少的音樂成份。

其後學粵曲,拍子更加成了一個重要的課題,每逢看人演出;偶有「撞板」,都感覺十分不自然,對其大打折扣。

究竟新馬師曾先生的真正意思是什麼?是不是教人「撞板」? 吳仟峰先生解釋說,一首曲是可以將之唱活的,例如二王,我們可以第一個字做板,或第三個字做板。

這是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吳仟峰先生說出了我們唱曲時曲詞不要被板位所限制,應要靈活處理,才可將之唱活,我想大家都是非常同意的,事實上同一首曲,落在不同老倌手上,板位處理方法都不同,亦各自有其風格。

但這是不是新馬師曾先生的唯一意思?

幼時看金庸的武俠小說之「笑傲江湖」多次,每當看到風清揚令狐沖武功,強調「無招勝有招」才是到達武功的最高境界的時候,我便有強烈的認同感,比武志在克敵制勝,招式只是練武的功具,若目的己達,又何必拘泥形式?

今次我對新馬師曾先生的言論,竟然有相同的感覺,但問題是唱粵曲和學武不同,我們總不能為了好聽而「撞板」,我理解的是,學粵曲時應板板準確,但到了最後,板是不存在的。

音樂為什麼有拍子呢?那是因為人類那天生的節奏感,有節奏的音樂,我們會有共鳴,會覺得悅耳,所以中西方的音樂理論都以拍子為基礎,但當沉浸在美麗的音樂夢境時,沒有人會數拍子的,亦即是當我們沉醉於演譯一首自己很熟的曲的時候,你是不用數拍子的,因為拍子己和旋律混為一體,唱得好,拍子一定準碓。拍子是學習唱曲的工具,目的是帶領我們到達一個夢境中的音樂境界,不應本未倒置。

阿立 3/12/2002 午

 

曲友回應

回應你關于新馬師曾前輩所說"不要被板管死"的理解及我對叮板的認知。

粵曲因何有叮板之分?原來据音樂前輩所言,粵曲的一板一叮等同是西樂的二拍四,一板三叮是四拍四,一板二叮是三拍四,而粵曲所唱的板是比較重一些,叮就較輕一點,叮板通常就是這樣來區分。我所理解不要被板管死這句話的潛意識,是新馬認為唱粵曲應該不耍被規範的輕重去管限死,而應是"曲隨意到,意由心生"。怎樣唱活一個人物,就得靠唱者的修為與演譯了。從多首新馬的曲里引證了我以上的說法(好與否由自已去評定)。

但我們不能否定一點:新馬師曾的真假嗓平喉結合唱法是前茈j人的。

 

蕭志炎 29/1/2003

 

回應你關于新馬師曾前輩所說"不要被板管死" 我的理解:

我相信他的意思不是叮板可以自由,更不是說可以隨便撞板. 點叮板還是要跟從句格,不能把七字句點成四字或八字.

不要被板管死就是說唱歌不要機器式的時間. 要有快慢. 尤其是梆王, 一句中是可以稍有自由的. 但拍子必須尊從,否則句句都是散板了.

大夫  26/4/2003

 

回應關于新馬師曾前輩所說"不要被板管死" 。

據我記憶所及,吳仟峰在談到新馬師曾對他說:唱曲千萬不要被「板」管死時,曾經引用一句例子,我記得是長句二王,但曲詞就記不起。 

根據我的理解,他所說的其實很簡單清楚,主要是——以『十繍香囊』第一句為例:『三夕交頸鴛鴦』,一般唱法都是在『交』落「板」,『鴛』、『鴦』落「丁」,其實在「梆王」而言,「丁板」的位置是自由的,「丁板」并不一定要落在『交』、『鴛』、『鴦』的位置;「板」可以落在『三』,而「頭丁」亦可以變為「底丁」,落在『頸』之後。

即如蕭志炎和大夫兄所解釋,一句曲詞,當「丁板」的位置不同,或是詞句在「丁板」之間的時間不同(即如「快立」和「慢立」),是會產生不同的效果。

固然,吳仟峰或新馬師曾的真正涵意,或有沒有其他意義,祗有他們才知道。

 一笑   31/5/2003

 

版主按:雖然祥哥的真正意思可能永遠沒有人知道,但由此可令我們增加對叮板位的興趣及研究,不失為一件好事。  

回目錄

18

粵曲味 (二)

十分奇怪,我對粵曲味的追求,起自一首很舊的名曲:「胡不歸慰妻」。

多年前我初學此曲的時候,是令我十分震驚的,我很奇怪一首完全沒有小曲的古舊作品,竟然可以唱出如此美麗動聽的旋律,可以如此充滿「味道」,而且由不同唱家演譯,是會有完全不同的「味道」的。(在此我不得不用「味道」來描述我的感覺,因我實找不出更貼切的形容詞了。)

但很多同學是不喜歡此曲的,尤其是子喉,覺得又冇野唱又悶。其實是不是有小曲或多小曲的歌才好聽?我是大不以為然及非常奇怪的。或者這方面的爭論,有機會再談。

「胡不歸慰妻」令我發現粵曲味不但唱的要有,而且亦存在於寫得好的曲內的,我個人的偏見認為,亦是我個人對粵曲味的主觀感覺認為,若果要練唱得有「粵曲味」,必須認同「胡不歸慰妻」內所深藏的那濃厚的粵曲味,否則一切都是空談,因為若果不知「粵曲味」是何物,如何練呢?

不過,我認為愛聽粵曲的人大多知道何謂「粵曲味」的,記得早期很多人批評內地的唱家唱的曲沒有「粵曲味」,原因不宜在此妄下定論,但是此種批評在香港的確是一個主流意見,所以我覺得很多人是知道及渴求粵曲味的,只是各人品味不同而己,但卻殊途同歸。

如何練唱得有粵曲味呢?確是一個大問題,以和我一起學曲的同學為例,在此方面的進步,大多是並不十分明顯的,令我感覺到,苦練拍子用氣必然日子有功,但粵曲味,十年窗下也可付諸東流,可悲的是沒有一條明確的道路去走。

在此我又想到,學凡腔學新馬腔可以似到十足,但其味道卻永遠沒有人可以學得到,何解?因為你不是新馬師曾,不是何非凡。我想指出的是,粵曲味是須配合個人風格的,要唱得有「粵曲味」就須要依著自己特有的味道來加以發揮。

每人唱曲都有不同味道,但卻不等如有粵曲味,對於一些唱得很好及很勤力的人來說,是一個悲劇。

阿 立  26/10/2002  黃昏

回目錄

17

「氣」、還有「力」的問題(曲友來函轉錄)

在學習粵曲的過程中,絕大部份人都集中在「氣」的問題上,卻忽略了的存在。 

唱歌和說話一樣除了是要用「氣」之外,還要用我們的日常活動,包括說話和唱歌都需「氣」「」來進行

在唱歌的過程中」「氣」「」是分不開的唱歌和說話一樣,要用」來推動「氣」去引發聲帶振動而。缺少了,便沒有了。所以,」是「」的唯一動力來源,負責控制聲音的強弱和節奏的快慢,間接影響聲調和音階的質素。

 一笑  9/10/2002

回目錄

16

「氣」的問題II (曲友來函轉錄)

阿立你好!以下是我的經驗和心得,希望可以給大家作為參考。謝謝!

 

當初學唱的時候,師傅特別強調唱歌一定要「換氣(或抖氣)」:盡可能可以換的地方就要換,不要一口氣唱一句。

 

要多「換氣」的原因很簡單。比如一句曲有十個字,就算可以一口氣唱完,好容易變成強弩之末,會力不從心,甚或走音「甩板」。分段換氣來唱的好處,因為有足夠的氣量,發聲和吐字都可以控制得更好。

 

除了換氣,師傅還強調,(尤其初學,)「聲尾」不要長,不要太多「腔」,以練氣為主。

 

不要怕人家嘲笑氣份不足、像「斷撅禾蟲」。有同學會提出:某某紅伶都不是這樣…………他調侃的說:「學唱嘢,最緊要打好根基,不應捨本逐末;用氣都未識,要咁多腔有什麼用?練好啲氣,啲腔就會追住你。」

一笑  12/9/02

回目錄

15

粵曲味 (一)

我所認為粵曲「好聽」必需條件的第三根支柱;粵曲味,是最具爭議性的。

何謂粵曲味?記得我初學粵曲的時候,有一天上堂,在我們把當天的功課唱了幾次後,老師說:「很好很好,技術方面大致沒問題.;不過……」老師停了一會,便繼續說:「若要唱到有粵曲味,還差很遠呢!」

那是我第一次接觸「粵曲味」這個名詞,亦是我學粵曲以來覺得最神祕最難以理解的名詞,多年來,我努力尋求「粵曲味」的真正定義,但我發覺每人給我的答案都不同,而且,還將之和技術要求及聲底美醜混淆了。

現在,或者我大致可作出概括如下﹕唱的曲充滿感情,有生命,而且能令人產生共鳴,感動,有與歌者同歌,同喜同悲的衝動,為之有「粵曲味」。

我想強調的是,以上我對「粵曲味」的定義,可以說是十分主觀甚至是偏見的,而我更想大膽指出的是;無論你唱粵曲的造詣多深,但當評論一個人唱曲好不好聽,或有沒有「粵曲味」的時候,除了唱曲技術外,是與一 個完全不懂唱粵曲的人所作出的評論的份量是一樣的,我的意思是,每人要求的好聽感覺不同,與懂不懂唱粵曲無關。亦因為如此,所以便出現不同的偶像,不同的戲迷。

但大多數唱曲的人,都以為自己很有「粵曲味」的,若果你對某人說他唱曲沒有「粵曲味」,對方一定深深不忿,無他,因為沒有什麼比這如此抽象,虛無飄渺的批評更狠毒的了,而他是沒法用具体的粵曲理論,或自己的專業去反駁你的。

「粵曲味」有得練嗎?真是一 個有趣的問題,下次再談。

阿 立  14/9/2002  黃昏

回目錄

14

學曲心得 (曲友來函轉錄)

大家好!
好多學粵曲嘅同學, 都會遇到有關‘聲’同‘氣’嘅問題:“点样可以鍊好啲高音?”“点解我好似唔夠氣?”“点先至可以露字?”“点先至叫做落肚?”…………通常得到嘅答案就係:“俾心機唱多啲唱耐啲就得嘅喇!”

梗係喇! 如果咁快咁易嘅就唔係粵曲喇! 其實, 大家既然有咁多問題, 咁有冇諗過自己点样發聲同抖氣? 我有啲心得, 俾大家參考.

大家不妨探討吓呢個問題. 發聲同抖氣雖然係與生俱來嘅本能, 但係用喺唱歌方面, 完全係另一回事. 大家喺學粵曲嘅時候, 除了摹倣唱腔, 鑽研歌曲人物背境, 揣摩点样發揮情緒之餘, 留意一下自己嘅呼吸同發聲系統, 係点样操作, 身體嘅動作同肌肉嘅運動, 或者對你嘅唱功會有幫助. 就算冇, 就當做識多啲嘢都冇壞. 好多網頁, 都有呢方面嘅資料, 大家不妨去發掘一下.

不過, 記得要揀啲啱駛嘅, 千祈唔好當晒佢哋係仙方, 照單全收.

一笑     4/9/02

心得回應 (曲友來函轉錄)

回應上文,我建議一個練習用「氣」的方法。.

 

所謂「丹田氣」,是當吸氣時。氣留在小腹中,即是肚臍之下一吋的地方。吸氣時肚漲。發聲(出氣)時肚入。當唱時要控制氣量,一點點的出。當接近「無氣」時,再吸,即是放鬆肚皮,口張開,氣自然吸入。

 

當唱至高音時發聲要柔,像輕風拂過水面。口腔要盡量的張開。通常人們發聲至高音像「殺雞」一般,就是不張開口腔(內)的緣故。舉例說水龍喉開一邊和全開是很大分別的。

想唱得好「聲」,口和鼻都要控制得宜,這是需要時間去鍛練的。

MiMi   4/9/02

 

氣」的問題(曲友來函轉錄)

 

很高興見到Mimi的建議,作為給我的回應。

 Mimi建議的用「氣」方法,我的理解是腹式呼吸;而「力」應是用「上格」力,因為是「收腹」之故。

眾所周知,呼吸的方式,大致分兩種:腹式和胸式。一般意見,不單指粵曲,都認為唱歌應該用腹式呼吸,因為腹式呼吸能夠吸入更多空氣。

唱歌,當然要氣;但是,是否一定要多呢? 

很多時候都會聽到別人說「唔夠氣。」但我發覺他們,由其是初學者,大多數一句唱到尾,不曉「換氣」。 

所以,我認為「氣」不在「多」,問題是要學識怎樣運用而已。 

至於「丹田」,我的見解是和「力」的關係還要大些。 

一笑  12/9/2002

回目錄

13 

好聽

粵曲怎樣才算唱得好聽?我個人意見認為,是要建立於下列的三大支柱:

第一根支柱:達到應有的技術要求;

第二根支柱:聲底靚;

第三根支柱;有粵曲味。

技術要求我想不用多說,大家都明白,五音不全或拍子不準的人的歌聲是令人難以忍受的。

第二根支柱對很多學粵曲的人來說是一個悲劇,有不少同學學粵曲多年,卻常埋怨聲底改善不了。其實,我所說的聲底好,是分兩部份,一是聲線悅耳,子喉要甜美,平喉要雄壯及有魅力。二是音域廣闊,可高可低。聲線悅耳,多多少少也和技術要求有一點關係,懂得如何用氣,如何發聲,才可將自己內藏優美的聲線表現出來,多下苦功,有時真是可以化腐朽為神奇,變出美麗動人的聲線。但可惜,能夠做到這個水平的人真如鳳毛麟角,少之又少,相反地,有少部份聲底特別差的同學,就萛如何用功,也是補救或改善不了的,根本一出聲已覺得刺耳,直是噪音,令人難以忍受。這些同學都是很可惜及值得同情的,通常一些好心的同學都會安慰他,說:無所謂啦,唱粵曲是用來玩玩解壓的,自己開心就得啦,不要太認真。雖然這些同學為數不多,但若果是醉心粵曲的,我便會覺得是一個悲哀,栽倒於自己的先天條件之下,實在令人遺憾。

至於音域廣闊,嚴格來說也可算是技術要求,因為可以練,但練到多少呢?我覺得某一程度上卻仍是局限於父母的恩賜,因有很多同學唱高音或低音時是毫不費力的,但有些卻十分困難,為什麼呢?而且,唱得到未必表示靚,這些現實情況,真令人氣餒,無奈。

不過,事實上也不要太悲觀,很多成名唱家聲底都是不太好的,但卻深受歡迎,我想是基於上述的第三大支柱,容後再談。

阿 立  18/8/2002 晨

回應「好聽 」(曲友來函轉錄)

曲要唱得好聽, 我也認為有三大支柱:

第一要有天份; 第二要有興趣; 第三要有恆心.

天份: 即如你所說, 五音不全或拍子不準的人, 是沒有天份. 天份還包括藝術細胞. 如果加上父母的恩賜--靚聲--自然更隹.
興趣: 顯而易見, 沒有興趣, 做什麼事也不會長久, 也很不會全心全意去做.
恆心: 也如你所說, 曲要唱得好, 確實要下很大的苦功. 要將曲唱得好, 不單祗要天份和興趣, 還要長時間的鍛鍊. 缺乏恆心, 便難以鐵杵磨針的毅力, 去鍛鍊唱曲的技巧.

還有最重要的是: 要識得分辨好與壞, 而不是人云亦云, 即所謂唱歌都要有品味.....

有了以上的因素, 其實, 我認為唱曲還是要用心去唱, 不單是用口: 要識得運用技巧, 如何把握和演繹每段曲的情節等等.

還有最重要的是: 要識得分辨好與壞, 而不是人云亦云, 即所謂唱歌都要有品味.....

WY Leung  21/8/02

版主按:多謝 WY Leung君來函賜教,粵曲藝術浩如淵海,閱歷各有不同,很開心有曲友回應我的筆記,讓大家可以分享各方面學曲征途上的感受,實令人快慰。希望各曲友多些來信,字數不區,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我定盡快原文刊出。

 

 

 

回應「好聽 」補充 (曲友來函轉錄)

 

看到你給我的留言,謝謝! 其實學海無涯,一得之見, 只不過藉著你的篇幅,湊一番熱鬧,無異班門弄斧。(版主按:請不要客氣)

 

上次東施效頻,另豎三大‘支柱’,其中提及‘天份’一項, 為了不想令人誤會,令一些粵曲愛好者氣餒,自以為沒有‘天份’,不敢或者放棄去學,以致糟蹋了不少明日之星,把我們這民俗藝術發揚光大,故此我想補充一下。

 

首先,我想說明,我所提出的三大‘支柱’,只是說要想唱到‘好聽’粵曲的基本條件。‘天份’ 是先天性,可說是與生俱來;而很多時候是濳藏不露,要自己去發掘出來。正所謂‘玉不琢、不成器’,有些可能在初期以為沒有‘天份’的,學得其法而肯下苦功,自會有一番天地。

 

即如有些女士,初時以為自己‘鵝公喉’,又或有些以為不夠氣份唱‘假嗓’ ,便唱‘平喉’ 。當然,其中有的是個人喜好,有些是先天不足或資質所限;其實,大部份都不是沒有可能唱‘子喉’ 的。

 

相反來說,就算經過‘十年窗下苦’,也不過一般而已,亦不用灰心。只要不忘求進,能夠和一班志同道合的粵曲‘發燒友’朋友,一起‘唱得開心、活得精彩’,那又何妨﹖

WY Leung  25/8/02

回目錄

12

演出

昨天在長洲演出,表現得不太理想,除了令我十分不安外,亦深覺此門表演藝術的不易。

其實在同學們心中,對於演出早已公認是一 個又愛又恨的事情,愛者當然是樂於有機會一展歌喉,滿足自已的表演慾,恨者就是害怕唱得不好,遭人嘲笑。

我想這應該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先說喜歡演出,大家雖然嘴堣˙﹛A但當老師給自己演出機會時,都難掩喜悅之情,因為既然老師叫自己演出,理應唱得不會差到那堨h,不枉多年努力,心中自然暗喜,所以樂於接受挑戰,很少會拒絕。

但跟著惡夢便開始了,選曲啦,揀衫啦 (我指的是女同學),練歌啦,操曲啦,養聲戒口啦,怕唱錯啦,怕人笑啦,怕冇人聽啦......。

不過,現實的情況是,隨著演出次數的增加,上述負面的因素便會逐漸減少,反而正面的因素會大為加強,特別是當一些讚美加諸到身上時,便會由當初矛盾的心情轉化成渴望演出的心情。

喜歡演出當然是百份之一百人之常情,但我想指出的是,究竟有沒轉化成病態或盲目呢?我聽得太多對演出者的一些不負責任的讚美了,對些演出者而言,確實是須要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們致力追求演出機會,甚至過份地花費金錢去買演出機會,到底是不是學粵曲或推廣粵曲的應有態度?確實是一個令人深思及爭議的問題。

   阿立 2/8/2002 午

回目錄

11

再談困難的口白

最近上堂時,' 十奏嚴嵩 ' 令不少同學投降,包括自己在內,將莊嚴激昂的口白變成了攪笑版趣劇,除令我深感不安外,亦使我再次苦思這個關於口白技術的問題。

在我第二篇筆記中曾說過,學粵曲日子有功口白自然進步,對花太多時間練講口白的說法有所保留,現在,我想我應該是錯了,最少,對 ' 十奏嚴嵩 ' 而言是錯的,因為我發覺我從未遇到過如此困難的口白,已往經驗淺少而口出狂言,實在十分慚愧,口白真的是要花時間去練的。

已往自己唱關於風花雪月的曲目,運用情感比較容易,稍稍代入角色已可掌握有關劇情口白的要點,而且說來自以為似模似樣,日子久了便自鳴得意,再也看不起口白。誰知今次一到了唱 ' 十奏嚴嵩 ',便踫了一鼻子灰。

'十奏嚴嵩 '中海瑞寫奏章時心情的複雜,老師已向我們詳述得十分清楚,有面對嚴嵩奸惡的憎恨,有奏嵩必死心情的矛盾,以及有對妻子訣別的無奈,這些這些,都不是平時唱曲說我愛妳妳愛我;或一般喜怒哀樂來得那麼簡單。除了口白要寫得好之外,實在是需要歌者深入的演譯,歌者除了要有強烈的代入感外,更需要用心思考,把海瑞複雜的心情一一表達出來,我們除了唱,亦要當自己是做戲。唉,這又要回到粵曲與粵劇的間題了 ( 請參看第十篇筆記 )!

唱曲是要花時間練口白己無可置疑,但如何練卻是一個大問題,我想有學做戲應有幫助,而我亦深信,學曲,除了勤力之外,是要用腦的,下次再談。

阿 立  9/7/2002 晚

回目錄

10

粵曲與粵劇

愛聽粵曲的人喜不喜歡看粵劇?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間題,粵曲不是粵劇的一部份嗎?為什麼要將之分開呢?但對於我來說,是分得十分清楚的。

粵劇是一個很奇怪的藝術。她既包括了粵曲,還有演戲,做手,功架,身段,默劇及跳舞等等,看粵劇就是欣賞了上述所有的演出。

我就是除了粵曲外,其餘都不大感與趣的人。所以有時我看粵劇,一些演出太重視做手功架,或太多對白,忽略了唱曲,對我來說是看得頗為沈悶及辛苦的。為什麼我有這種情況出現呢?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視覺上的效果並不吸引我,而美麗的戲服是女人才愛看的,聽覺享受才是我所追求,所以看粵劇我衹留心其唱腔,其他無論做得如何精彩絕倫,都只是聊勝於無,提不起我的興趣。

衹有一種情況例外,就是當演出到了高潮時,舞台演員就劇情的需要,投入地但不誇張地配合做手唱出一段十分動聽感人的名曲時,視覺及聽覺上的效果才可融合,令我有很大的享受及滿足。

像我這樣品味麻煩及討厭的人多不多呢?希望衹是少數。

   阿 立  29/6/2002 午

回應「粵曲與粵劇

我也是只欣賞粵曲的唱腔而對粵劇興趣不大,對一些側重 ( 做 ) 而不重唱的劇目尤其不會看。但有時粵劇可幫助更深刻了解某一首曲 ( 很多名曲都是粵劇的主題曲 )。由於粵劇可提供故事的前因, 觀眾 ( 聽眾 ? ) 更能投入和了解歌者的角色,亦能把觀眾 ( 可能用「聽眾」一詞較貼切 ) 的情緒引入劇情 感情蘊釀一段時間後, 一到主題曲的出現, 便如山洪瀑發, 不可收拾, 觀眾(聽眾?)在這樣的心理狀況下, 更能欣賞和了解歌者對主题曲的演繹和唱法 ( 如果唱得好的話, 簡直是無上享受), 這樣比單獨只聽這一首曲的效果為好

我亦山人   29/11/2003

回目錄

9

三談拍子的煩惱

最近一位師妹問我:唱曲打拍時應不應聽音樂?

這是一曾經令我苦思及煩惱的問題,但卻是一 個非常好的問題。前輩的答案是:不應該,因為音樂會錯。真是經驗之談,因為唱曲可以錯,為什麼音樂不可以錯呢?我自己就試過因為音樂出了亂子而全憑死守拍子得以過關。

但學曲學打拍是不是如此便一帆風順呢?當我發覺自己及有些同學既勤力又專心地用手打拍但唱曲仍然拍子大亂的時候,我便十分懷疑自己的打拍方法是否有問題了。我再重新苦思:是不是真的不應聽音樂?

首先我覺得一定要弄清楚什麼叫聽音樂,其實唱曲根本是沒有可能不聽音樂的,因為音樂及唱曲原來就是一体,歌配合音樂,音樂配合歌,相互融匯才是一首好的粵曲,問題是在於我們唱曲時,是否應隨著音樂的旋律去唱;或是應拍子一到便開口呢?拍子重要還是旋律重要?

若是跟音樂,小曲應沒問題,但梆黃便難講了,尤其是南音,很多字是須蹉著音樂或序來唱的,不數拍子在我來說便辨不到。此外,音樂錯了怎麼辨?但,光數拍卻又是有問題,自己打的拍子一定準嗎?一些極慢的拍子對於初學者來說是十分難拍拍平均的,若果自顧自的打拍來唱,一定和音樂有時間配合上的誤差。

想到這裡,我發覺自己有沒有走火入魔呢?不聽音樂不行,不打拍又不行。

但,其實是不是很簡單呢?既聽音樂又打拍如何?

我認為一些資深的唱家就是用這種方法的。問題是我們可不可以當音樂出問題時自己的拍子可穩住陣腳,而自己拍子不準或亂了的時候可聽音樂改正?因為更重要的是,唱曲時要兼顧的東西己十分多了,究竟有沒多餘的精神放在這方面呢?我想這又是習慣不習慣的問題,當你發現唱曲時拍子和音樂總是揮之不去的時候,應該有一些成功的感覺了。

老實說,我至今還沒有成功的感覺,我不知道路有多長,而自己行的路是否正確,我的經驗是;音樂衹有好不好聽,卻甚少拍子錯的,我自己是很倚賴音樂來調教自己的拍子,我覺得隨著學曲的年資,如果肯打拍,不是唸口黃,拍子最後始終不是問題,而是過程所需的長短問題,這全都因人而異。

阿 立 10/6/2002 晚

回目錄

8

記得我第一天上粵曲班,老師在堂上播歌給我們錄音的時候,很多同學便忙碌的在曲本上寫寫劃劃,我當時十分奇怪,這班師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曲本不清楚?後來才知道她們在寫 '貓' ( 即是唱法提示)。

其實,粵曲的曲本,對於曾習西洋樂理的我來說是十分有趣及新奇的,因為它和配上五線譜或簡譜的歌根本是完全兩回事,五線譜清清楚楚記下每一粒音的高低及時值,但粵曲的曲本卻除了曲牌,一些叮板位,以及小量工尺譜之外,其它一律欠奉。

我們唱曲的時候,每一個字究竟要唱多少時值,小部份是依據叮板位的提示,而那個字究竟要唱多低多高,或整句的旋律,卻是參照曲牌及工尺譜 (若果有的話),總之,粵曲是給予我們有很大的自由度的。

粵曲因為唱法自由,所以曲本便不能寫得清楚,你可以說這是它的好處,也可以說也是它的壞處。我們學新歌的時候,為了方便記憶,以及填補不足之處,無可避免地要將一些唱法提示寫在曲本上,這些 令我們唱曲時大派用場的'貓',包括了唱腔旋律、擸字快僈、頓位、吸氣位及發囗等等等等,可以說什麼都有,每人都用自己才看得懂的符號寫上去。

沒有貓的曲本對我來說好像未給予生命 ,似乎有些誇張 ,但事實我到了現在,還不能擺脫牠,這於我可以說是弱點,因為所有曲本不可能隨身,有時突然於某種場合要唱某隻歌,因沒有帶有貓的曲本而不唱似乎理由奇怪,所以,我認為初學一首曲可以用貓,但熟了便應慢慢學習擺脫牠。

不過,有時偷看師姐的貓本也是挺享受的,因為實在太多款式了,而且千奇百怪;有寫到密麻麻兼眼花撩亂的,有稀疏乾淨的,有符號奇特的,用英文啦,阿拉伯字啦,簡譜啦,甚至畫圖表示也有。所以,如果要借用別人的貓本來唱曲時,應該是一件很有趣但卻痛苦的事。

  阿 立  26/5/2002午

回目錄

7

唱曲自戀狂

初學唱曲的時候,錄了自己操的曲回家聽,反覆不停播放,很是享受,雖覺得有些地方唱得好有些地方差,但整体上總是認為別人都應該會讚美的。於是便找機會要朋友同學聽及給意見,通常別人都會禮貌地說不錯不錯,跟著我便自以為是。

這個美夢我要一年後才醒覺,其實正確的說法是我要到了有真正敢言的好同學好朋友後才醒覺。

和同學們閑談,發覺不少人也有同感。這是一 個頗值得令人深思的問題,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會認為自己唱的曲最好呢?我認為可能是每人對粵曲感受的味道不同,而每人都會在唱曲時將自己認為最能表達的意境或味道從曲中演譯出來,所以當自己聽到自己唱的曲的時候,自然感受良多,倍覺親切。但當一聽別的同學唱的曲的時候,總是不對勁,不及自己的。

怎樣才是唱曲的正確態度呢?我認為至少應剔除自以為是的偏見,多一些聽聽自己以前操的曲,便不難發覺昨非今是,很多以前拍案叫絕的佳曲妙句,如今都會令你啼笑皆非,別人說不錯不錯,均是社交禮儀。我的意見是,學曲首重基本技術,應致力找出自己的缺點去加以改善,多些接納別人的長處,若果祗迷戀自己的唱腔,便會被自己的偏見牽著,難以進步。

我雖覺得每一個喜愛唱粵曲的人都有自己的獨特的天份及長處,但萬事需從基本功起,一定不可有唱曲自戀狂。

阿 立  15/5/2002午

回目錄

6

平喉子喉的抉擇

通常女同學在第一天上堂的時候,就會遇上這個在我來說是從未想過的問題。

究竟應唱平喉還是子喉?當老師叫她自己選擇的時候,大多目瞪口呆,猶疑不決,一是要求老師替她決定,一是說沒所謂,或是說唱唱子喉再算。

一般情況下,老師都會由她自己選擇,或是給她一些小意見,但始終還是由她作最後的決定。

其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試想一個不喜歡自己的歌聲的人,很難想像她會有興趣學下去。我的竟見是;妳究竟喜歡聽自己的平喉還是子喉呢?若果是子喉就子喉,平喉就平喉,簡單不過。但若不幸平子喉都喜歡,那又如何呢?其實更簡單,那當然是子喉了,世上有什麼比做回自己更方便更容易呢?而事實上學曲的人也是選擇子喉的比平喉多。

但話得說回來,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聲線究竟是平喉好還是子喉好,或者對此有強烈的偏見,左右了判斷,如此就應多聽取別人的竟見,再作最後決定。

順便一提的是:有說子喉唱不得長,年紀大了便會因聲衰而被迫轉平喉,我想這都因人而異,難道君不見很多上年紀的靚子喉嗚?亦有說唱了平喉會很難轉子喉,因會唱壞子喉聲,有科學根據嗎?不知,大家參考參考吧!

阿 立  1/5/02 晚

回目錄

5

再談拍子的煩惱

約兩年前,老師對我說:你幾時幾日要在某處演出。

我聽後吃驚及緊張不己,因我從未演出過,而我第一個問題是:如何打拍子?因我那時仍用手打拍,問同學;五花八門的方式也有,包括用手指公啦,用腳指啦,或將手放在背後打啦,令我無所適從。最後問老師,一個答案:用心拍。

就是這句說話令我進入了打拍子的另一個天地。

我常對人說;唱曲時可以用手打拍子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事實並不誇張,而我想指出的是;學習心拍的過程是如許的艱苦和困難的,特別是我這一個天資低劣而缺乏節奏感的成年學生來說,簡直是一場漫長的戰爭。或者可以說是一場沒完的惡夢。

我曾問老師;用手打拍多久才可轉用心拍?她說:到你認為自己可用心拍的時候便可轉用心拍。說得坦白點,就是可以很長,可以很短,全因人而異。

用手打拍至用心拍,是否需要一個過渡的打拍方法呢?這一直是我苦思的問題,因為沒有可能一夜之間由習慣用手打拍立刻轉至用心拍的。是不是用一些很熟的小曲開始,減少用手打拍呢?抑或完全放棄用手,破斧沈舟,練至成功為止?我想這是一個很具爭議性的問題,而每人都可能有不同的經驗及答案。

另一個問題是,如何可以準確呢?用無形控制有形,是需要訓練一種意念,而這意念就是將過往用手打拍訓練出來的似有似無的節奏感,再加上人為的推動,轉化成在心底中初時應是若隱若現的起伏感覺及意念,再轉成拍子,這就是心拍。抽象吧?我想我從未想過我要在文字將它表達出來。不過,我強調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內行人一定笑我簡單複雜化了。

看別人演出,從容自在,根本不把拍子看作一回事,真令我羨慕不己。不過我相信每一位演出者都一定下了苦功!我的感覺是;除非你永遠也不演出,否則這個苦功是一定要下的。

阿 立  2/4/02  晚

回目錄 

4

拍子的煩惱

記得老師曾說過,學生有兩種情形下將永學不成粵曲,一是不學工尺譜,一是不學打拍子。

我想除非是天才,以上論點很多人也會同意。這又令我想起初學粵曲時,拍子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曾學習一些中西樂器,對拍子的基本認識自問不弱,但怎知一到了唱粵曲,卻原來根本不是那回事。想不到用手打拍子再配合用口唱是這麼的 困難,但我奇怪有些同學又會覺得很容易,她們很快己經可以用心拍,而且十分準確,令我自卑不已。

基本上,初學粵曲時,我用了大約有百份之九十的精神放在拍子上(而且不太理想),其餘的才放在音準及唱腔等上,可想我為求學習這一最基本技術要求付出多大。我其實已認定這是我學習粵曲過程中一大障礙及自己一大弱點。可惜付出多收獲卻少得可憐,但慶幸仍有進步。

粵曲的拍子對我來說困難在於:1) 拍子平均,不會時快時慢,2) 唸口白時可數拍子,入曲準確,3) 打拍不受音樂影響,4)半拍及四份一拍位準確。這些這些,唱者非要有極大的節奏感不可,而節奏感,我認為大多數人是可以經過苦練得來的,不過,這方面我就十分相信天資,對於一些粵曲愛好者來說,現實畢竟是殘酷的。

拍子的重要性無可置疑,因為你唱得如何差可以說各花入各眼,但拍子不準就是一個很客觀的判斷,操一首你不熟的曲,拍子準就可以幫很多,錯極有限!

用手打拍準了,何時用心拍?下次再談這個令我苦思及煩惱的問題。

阿 立  26/3/02 晨

回目錄

3

梆黃工尺譜

有次和同學飲下午茶,談及一些唱腔問題,又題及將一些困難的梆黃唱腔配上工尺譜,以便容易學習,這令我回想到我初學粵曲時的一個極大的疑問。

年幼時喜唱鳳閣恩仇未了情主題曲後的反線中板,十分迷戀其唱腔,又以為我學識反線中板了。跟著又愛唱新馬萬惡淫為首中的南音,滾瓜爛熟,又以為自己學識南音了。其後接觸多了粵曲,學的曲多了,才驚覺自己的無知!

為什麼同是反線中板,唱腔完全不同?

有一次去聽粵曲講座,才給了我自己一個初步答案:梆黃有固定格式,但是沒有固定旋律。講者甚至說,有工尺譜的便不是梆黃!

其實這便是粵曲吸引人之處。

我喜歡唱梆黃多於唱小曲,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梆黃自由,若果配上工尺,阻手阻腳,與緻大減也!

所以我認為,配上工尺譜方便學習是好的,特別是一些困難的唱腔,更有此必要,但若果熟了,便應跳出這個限制的框框,重回大自然。

阿 立  20/3/02 晨

回目錄

2

困難的口白

今天上堂時,有些同學讀口白覺得有困難,令我想到這一個很具爭議性的問題。

毫無疑問,老師常對我們說,口白比唱曲困難很多。但事實上很少人於練曲會放很多時間於口白上,我個人認為,這是因為老師們都很少於同學覆曲時糾正或深入教導某一句口白的正確讀法。而所謂正確,往往十分抽象,全賴劇情發展或感情運用,遠不如糾正一些運腔方法來得清楚明顯。

我的經驗是,日子有功,口白自自然然隨著唱藝發展,有感情,咬字清楚,口白一定有進步,我就很少見到唱得好而口白十分差的。所以需不需要故意用很多時間練所謂十分困難的口白,對我來說是很具爭議性的。

阿 立  7/3/02 黃昏

回目錄

1

滾花的問題

今天上堂時,滾花唱得不太好,令我頗為不安。

記得我初學粵曲時,認為滾花最容易唱,因為不用打拍子。現在才知大錯特錯,幾句長花,不走 key 已是一難,懂得何時呼吸又是一難,要唱到那個字的腔應長,那個應短,或要快擸,更是非常高的學問。全部掌握了,才有資格用感情表達曲中的意或境。不過,有時曲中之用字比較難上口,亦會加深了學習的難度。

其實唯一的解決方法己是老生常談,不外聽得多唱得多,有了耳軌,問題便不難解決。

阿 立  28/2/02  晚 11:30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