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網 主 隨 筆

第十一篇   悼伍慧玲老師

初學拍和的時候,在同學的介紹下,我去到紅磡的一間社區中心,參加了一個名U粵曲鑼鼓拍和的興趣班,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了伍慧玲老師。

她給我初期的感覺不大,只覺得她的性格頗為開朗,樂於助人,和學生打成一片,算是十分平易近人,但隨著接觸的日子多了,她給我的印象是頗為奇怪的,她鍾愛唱粵曲不足為奇,但她喜歡教粵曲卻是近乎瘋狂的程度,兩小時的堂她可以完全不休息,不說閒話,不去洗手間,盡唱盡教,不過鐘也不落堂,有一次,她對我說,又有錢收,又可自己娛樂自己,真是十分開心。說實話,論唱功,論拍和技術,她並不算十分特出,但她擁有的是一班鍥而不捨及關懷備至的學生,可算是忠心不渝,這些,都是我至今仍難以理解的。

 而最為我印象深刻的,是她那種敢愛敢恨,大情大性的性格,有一次,她和一位跟隨她多年的學生因一些事情而有些誤會,該學生立即退學,伍老師力求勉留不果,她竟然坐在街側的石級上大哭起來,當時我看在眼裡,很是震驚,實難想像一個老師竟會有如斯的行為。

 另一些費解的事,也常令人啼笑皆非,例如她很喜歡接一些演出,卻不太理會實際情况,一個勞師動眾的遠方演出,只有個半小時,而且在球場,更而且是在一個炎夏的下午,你想想會有如何的後果?但我們焗完桑拿及變了黑豬後都會心微笑,因這就是我們的老師。

 上堂的時候,她拿著阮,邊唱邊教,我們的一班拍和同學便跟著那「頭架阮」伴奏,另一班粵曲學員便跟著她唱,我是玩中胡的,因她不懂胡,所以她可以教我的不多,但是我初期拍和入門的基本技術,例如怎樣打拍子及過序等,卻是從那時的實習,加上她的悉心教導,一點一滴累積而來。

光輝並非永恆,因為一次悲劇性的錯誤及互不了解,她和拍和的同學產生了致命的分歧,一班核心拍和的同學離她而去,而她亦要轉去高山續教,當時她致電我及另一師姐,要求我們能助她一臂之力,重整旗鼓,坦言,我當時是非常不願的,因我不想再牽涉入是非之中,亦不想因而得罪了眾多的拍和同學,加上我已很忙,希望趁此機會抽身,但我最後仍是答應下來,因為我很佩服她那鼓教學的熱誠,以及那堅强及不屈不撓的精神,而且,我又怎能不飲水思源呢?

 但世事往往難以預料,高山的粵曲班開了未及一年,她的身體便出了問題,做手術前的一段日子,她獨自面對病魔,為找醫生而奔波,為安排暫代老師而煩惱,記得和她最後一次通電話,她要求我幫她,因暫代老師有事不能上堂,現在想來,她最放不下的,便是那屬於她的粵曲班,那一班視為兒女的學生。

 老師,妳現已離我們而去,我雖不是妳摯愛的學生,妳亦可能不是我最摯愛的老師,但當有一次,妳靜靜告訴我,說在立網上聽了我拉「碎鑾輿」很好,妳可知我表面上沒有什麼,但其實我心內是十分意外及奇怪的嗎?因我知妳從不上網,我亦從沒告訴妳我在網上的事,老師,我很多謝妳。

 老師,記得天竺葵嗎,妳說看了她的歷練餘生,感同身受,說妳以前也是認識她的,但久未聯絡,希望我可電傳她的電話予妳,再互相勉勵,我慶幸我做了,而妳們也聯絡了,老師,回想起來,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令我為自己感到自豪的了,但,天意弄人,實令我不勝唏噓。

 老師,記得最後一次見妳,亦是我們最後一堂的粵曲班中,妳對我說,妳感到十分安慰,因我初來時的拍子是沒有的,是亂來的,但現在卻玩得很好。老師,多年來,我甚少聽到妳對我的讚美,但我做夢也想不到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

 老師,妳在高山粵曲班的招生海報,現在仍放在「粵曲壁報板」的「廣告區」內,是我數月前私下放上去,今天,我是應該將之删除,老師,可惜的是,我動不了手......。

 阿 立  19/5/2010 深夜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