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網 主 隨 筆

第二十七篇 

樂師不會告訴你的秘密 

( 摘自粵劇曲藝月刋 198 期)

粵曲網自立

這個題目似乎誇張了一點,因為所謂「秘密」,可能根本就是眾所皆知,是我自己資歷淺及孤陋寡聞而已,但無論如何,我這不成才的半桶水樂師,斗膽和大家一同分享唱口未必會知道的事:       

(一) 打錯鑼古玩錯譜

這是偶有發生的事,唱口會發台瘟,師傅們為什麼不會?唱口唱錯了可能眾人皆知,但樂師玩錯;聽眾可能永遠也不知道或不察覺,一來可能不識,二來看到樂師們個個一直若無其事,面不改容的安安靜靜玩下去,那埵出事?一定是我聽錯了。誰不知原來師父教落,樂師也是人,有錯是避免不了的,但最緊要是面不改容,切忌伸脷擠面,左望右望,那便白痴的也知是你錯了。此一高招,我常自嘆技不如人,怎樣鎮定也有些表情弄了出來,真要多多訓練。

(二) 食包

上文說過,打錯鑼古玩錯譜,只要樂師們低調處理,便可蒙混過關,正是神不知鬼不覺,但世事那會有那麼完美?有一些樂師便不愛這一套,無論是不是自己錯,他們首先要做的事便是要急於表示清白,搶先說「唔關我事」,而方法便是給別人「食包」。所謂給人「食包」,乃行內術語,做法便是很高調很誇張的抬起頭來,定望著另一位樂師,更要露出「有無攪錯,你玩錯了」的面部表情,那麼,無論台上台下,都知誰犯錯誰無辜的了,當然,食包者有何感受是另一回事。

此乃行內一大禁忌,師父常說要不得,事實上卻是屢見不鮮,但話得說回來,有時自已玩錯了,十分尷尬,有樂師望一望你,給你友善的微笑及鼓勵的眼神,確是令人十分感動,千萬不要誤會別人給包你吃呢!

(三) 唔識玩就掀曲紙

罪魁禍首是現今新曲新腔太多,怪異離奇的配樂及旋律已令人無所適從,但首先說明,此種掩飾技倆只有我這種半桶水樂師才做的,資深一點的絕不屑使用,亦不需使用,其實我也是為大局著想,予其玩到一塌糊塗影響了大家,就不如停下來,但總不能什麽也不做;露出了馬腳,那最好便是「掀曲」了,還要好像很忙那隻,但我曾見過輪到揚琴獨奏時那位小姐竟也「掀曲」,就似乎過份了一點,所以說到底,勤力些做功課罷!

(四) 貓

有一次埋局,要玩一首很討厭很煩很悶的新曲,多事的我瞄了一瞄旁邊某資深老師傅的曲本,咦,為什麼他竟然拿了自已有貓的私家曲本來玩?令我十分意外,但我想深一層,唱口的曲有貓為什麼樂師的曲便不能有?現今已不是玩「十繡香囊」及「紫鳳樓」的年代,唱口愛追新曲,極複雜難玩的曲比比皆是,且陸續有來,唱口可以有選擇,但樂師卻沒有,隨時拿起便要玩,我怎樣也不相信樂師可以第一次便會玩得天衣無縫兼完美無瑕,所以先在家做功課,已是無可避免的必須動作,那麼,為求保險稳陣計,加一些貓上去,亦是十分自然的事。

(五)  唱口問樂師唱得好不好

一曲既終,可能唱口和樂師相熟,問樂師他唱得好不好,或是唱口沒有問,樂師自行對他說這首曲他唱得怎樣怎樣,是十分平常的事,但姑勿論如何答,有一種情况是樂師不應出聲或要呼遣了事的,就是有唱口的老師在場,因很多時粵曲老師在操曲時也是樂師或頭架身份的,所以,唱口唱得如何如何,其他樂師實不應說三道四,由現場老師說好了,因是他教的,我就見過有老師當面斥責樂師叫他不要說話,令到場面十分尷尬。

(六) 過鐘

在深圳操曲,費用多少,多用分鐘來計數,但在香港卻是用每首曲來計的多,形成了長歌短歌收費相同的情况,所以有些唱口便愛選擇長歌,但一局通常四小時,若果首首長歌,計埋休息時間,便極有可能過鐘了,作為樂師,祇要不是太離譜;或常常如是,大多不會計較,因今次超時,下次短歌多,早些收工,拉上補下,也是一條數,但有時過了鐘,一些樂師便口中念念有詞,老大不高興,玩音樂時更故意加快節奏,迫唱口唱快些,卻是要不得的行為。反過來說,唱口唱完最後一首曲,見有幾分鐘剩,也要臨時拿首「帝女花」出來包尾湊足,有時也是會令一些樂師不悅的。

(七)中場休息

別看小此數分鐘的休息,樂師連續玩了四五首曲,不辛苦也沉悶或疲累,你見過樂師一邊玩音樂一邊睡覺未?我未有此道行,只是試過幾乎胡也跌下來,所以,數分鐘的休息,去去厠所,動一動手脚,打打牙較,或有招呼好一點的,飲杯茶吃個飽,確是令人精神百倍,重添動力下半場。

(八) 唱相同的曲

那真是要命的,可能老師剛教完罷,竟然個個唱這首,我就試過一連七首「錦江詩侶」,樂師們個個叫苦連天,簡直慘無人道,幾好聽都是假!

暫時說著這麼多,日後有機會再更新,不過在結尾亦順帶說說一點小事吧,記得早期跟某資深老倌習曲,他向我們說出一些跟師傅打招呼的規距,就是見面時,不管當時是早午晚,都要叫聲「早晨」,操曲唱完離開台上時,要向師傅們講「辛苦哂」,而不是「唔該」,覺不覺得很特別呢?

 5/9/2012

阿 立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